心情听吧

喜怒哀乐每天都在经历,但我们还是在向前走,平复心情为了心中的目标前进。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个人日记 >

医生5年见证50场葬礼 日记里写下:我尽力了,愿

发布时间:2018-01-29 02:10编辑:xinqingtingba.com浏览(132)

    林德树说,肝的表面没有神经分布,一旦感觉到痛已经是晚期。

    手术没法做了,只能药物治疗。小伙子住院两个多月,林德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居然没有一个家属来看他。

    “我后来才知道,他没敢告诉父母,怕父母接受不了。”林德树说,每次交流,他都劝小伙子,“找适当时间告诉父母,给他们一个接受过程、一个心理准备。”

    最后几天,小伙的妻子和父母都来了,还带着他五六岁的女儿。

    小伙的葬礼,林德树没去。因为当地风俗,年轻人早逝一般低调处理,父母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我已尽力,但对不起,

    我没能救你的命”

    林德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他第一次写日记,是因为一名患者。这也是他介入最深的患者。

    今年5月9日,林先生就诊,他未婚未育,母亲离世,最亲的人只有他那83岁的老父亲。老父亲也已行动不便。

    没有亲属陪护,林德树就充当起亲属的责任。5月12日早上,他开着私家车,带着林先生和护工去温州118医院做进一步检查。路上,他问林先生,“如果有根治的机会,愿不愿意配合治疗?”

    林先生性格孤僻。患癌后,身高1米65的他瘦得不到40公斤,眼眶深陷,眼珠突出。在医院,他一直不跟人说话,从来没见他笑过。

    “我会配合。”此时,他突然笑了,因为兴奋眼珠更加突出了,闪现一道希望。但这也是林德树唯一一次见他笑。

    “报告出来了,很痛心,林先生的癌细胞已多发转移,我开不了口对他讲实情。”林德树在日记里写道。

    回到医院,“我帮他换了喜欢的硬床,叮嘱护工及时清理呕吐物。我能做的,只有让他在最后的时间里更舒服一些。”

    “是理性的治疗还是坦然接受死亡的到来?”在日记里,林德树表达了内心的矛盾。

    6月19日,林先生弥留。

    林德树写道,“我的心情很复杂,理智告诉我,他终于解脱了。只有这样告诉自己,我的心里才不会太难过。从接手,到临终, 我陪他走过最后40天。我已尽力,但对不起,我没能救你的命。愿天堂没有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