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听吧

喜怒哀乐每天都在经历,但我们还是在向前走,平复心情为了心中的目标前进。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个人日记 >

一个投资人的读书笔记: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发布时间:2018-03-04 22:17编辑:xinqingtingba.com浏览(75)

      [导读 ]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七个共同点:①信心;②永远不教条主义的思考;③艰苦,或者苦难的家庭影响;④专注,对自己投资的领域和公司时刻关注,保持信息优势;⑤:不做分散化投资;⑥从错误困难中学习;⑦投资是他们的生命。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

      对大多数投资人来说,“交学费”可能是个漫长而又艰辛的摩西之路。巴菲特和索罗斯都用了几乎20年才完成这个过程,但他们是以一种非系统化的方式走过这段路的。

      当巴菲特在1956年开办他的巴菲特合伙公司时,他已经从20年的储蓄、投资和研究企业以及资金的经历中学到了很多。类似的,当索罗斯在1969年创办双鹰基金时,他已经花了17年的时间锤炼他的技能。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七个共同点:

      共同点一:信心。

      一个在潜意思中认为“我不会赚钱”或“我是一个失败者”的投资者,不可能在市场上获得成功,不管他学到了多少技巧,也不管他有多少努力。什么是人生的第一桶金呢?不是赚了100万或者1000万,实际上,人生的第一桶金甚至不是金钱,而是“自信”。

      这个道理对任何领域的人来说都适用,而伟大的投资家对于他们的想法怀有绝对的信心,更进一步说,巴菲特与索罗斯的行为背后还不止有一种自信,他们认为自己的投资观点不止是作品,还带有“有一点神圣”的东西。因为巴菲特与索罗斯相信他们理应成功,理应赚钱,他们在控制着自己的命运,这种信心对投资成功至关重要。

      共同点二:永远不教条主义的思考。

      在投资领域,永远正确的真理本身就是“陷阱”,巴菲特视格雷厄姆为神明,但是他一接触到查理芒格和费雪的理念,则立即开始投资成长股。巴菲特曾有40年时间在讥笑航空公司和铁路公司的投资,2014年巴菲特发现铁路公司的运输成本与其他运输方式比,在大幅降低并具有长期低成本优势时立刻以260亿美金收购了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的77%股份,2016年下半年巴菲特和旗下基金经理发现美国航空业在长期竞争之后趋向集中时立刻大举买入美国四大航空公司。

      而索罗斯的投资方式则是永远认为自己是错的,无论多大的仓位,多大的亏损,判断出错立刻清仓退出。1987年10月美国股市大崩盘,索罗斯由于同时做多美国市场和做空日本市场,遭遇两线溃败。德鲁肯米勒,他的基金经理回忆到“基金的生存都受到了威胁”,但是索罗斯没有犹豫,立刻清仓。事后市场可以看到,最低点就是索罗斯砸出来的,他很多仓位割在了最低点。索罗斯对自己的投资理念还有一个微妙的评论“我和吉姆。罗杰斯的最大区别在于,吉米认为流行观点总是错误的,而我认为这种判断也可能是错误的。”

      共同点三:艰苦,或者苦难的家庭影响。

      巴菲特与索罗斯都是1930年出生,巴菲特出生在美国,那是经济大萧条,巴菲特的爷爷开杂货店,一点一厘积累起来养活整个家族,巴菲特的父亲霍华德由于不想靠爷爷,开了个证券公司(在经济大萧条开证券公司,可以想到收入情况),为了让霍华德有饭吃可以有力气谈生意,巴菲特的母亲常常自己不吃饭。巴菲特就是在这种艰苦的情况下生长起来,对生活的艰辛有深深的体验,对于金钱积累有了魔一般的着迷。

      索罗斯是犹太人,出生在匈牙利,1944年随着纳粹德国对匈牙利的占领,全家隐姓埋名开始逃亡,索罗斯的母亲途中被苏联士兵轮奸。相比巴菲特的父母,索罗斯的父母可以用“苦难”这个词,幸运的是索罗斯的父亲蒂瓦达简直是个“生存大师”,年轻时期当兵被俘从西伯利亚的集中营越狱,在逃向布达佩斯的那危险的三年中,蒂瓦达只有一个目标:生存。为了活下来,他做了一切他必须做的事情,不管有多么痛苦。

      蒂瓦达在很多方面塑造了索罗斯,索罗斯从小在父亲旁边着迷的听他讲述如何逃亡的故事,家庭和父亲的生活经历也成了索罗斯的生活经验的一部分。在积累了数十亿美金的财产,生存已经明显不是问题的时候,“索罗斯仍然在不停地谈论生存问题”索罗斯的儿子罗伯特回忆说,“考虑到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是很令人迷惑的”。

      共同点四:专注,对自己投资的领域和公司时刻关注,保持信息优势。

      阅读公司的年报包括产品说明,都是“第二手信息”,成长股的鼻祖费雪喜欢第一手信息“闲聊”:就是人们对企业及其产品的评论,他会与企业的客户、消费者和供应商交谈,与企业过去的雇员交谈,但最重要的是与企业的竞争者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