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听吧

喜怒哀乐每天都在经历,但我们还是在向前走,平复心情为了心中的目标前进。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个人日记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中信重工杨金安:坚持写炼钢笔记32年

发布时间:2018-03-13 04:27编辑:xinqingtingba.com浏览(174)

    \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尧  文图
    金安中信重工的一名一线炼钢工。他给记者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爷们儿。
    工作环境艰苦,不改初心
    炼钢工是一个很骄傲的职业。当年,我国曾把钢铁产量作为衡量一个强国的标志;炼钢工,也是一个很艰辛的职业。生产作业劳动强度大、粉尘多、温度高、噪音强,是铸锻公司全部生产一线最辛苦的岗位。尤其是夏天,当室外温度达到37、38摄氏度的时候,车间的温度一般都在55摄氏度上下,炉前能高达70摄氏度,在这样的高温环境中,他们还要不时的搅动通红炙热的铁水,湿透了的衣服紧紧贴在背上。火红的炼钢炉前,阵阵热浪袭来,伴随着不断喷溅的钢花,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由于高强度、高危险、环境差,这些年,不少人设法换了轻松的岗位,新来的年轻人一试岗,就走了一大半,愿意干的人越来越少了……但他在炼钢的岗位上,一干就是三十多年。为了炼好钢,他曾连续三个月白天黑夜泡在厂里,采集第一手资料,做数据记录,检查原材料质量,站在炼钢炉前观察、冶炼,全天候全流程的跟踪。三十几年来,他坚持记炼钢笔记,工作中有什么感悟、体会、创新他都记下来,以便以后攻关解难;炼钢时有什么经验、教训、瑕疵他也记下来,以便以后完善改进。32年的炼钢笔记,厚厚一摞已经有50多本。

    \

    刻苦攻关,打破国外垄断

    超临界转子钢是一种高难度、高附加值的钢种,被广泛运用在电力领域。由于对炼钢技术要求非常苛刻,长期以来,我国所需的超超临界转子钢几乎全部依靠从国外高价进口。国内许多大公司经过多次试产也都没有成功。在同行业大企业都已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杨金安主动请缨,带领工作室的成员,经过反复研究、探讨和试验,最后凭借多年的实践经验和对炼钢工艺的反复推敲,他们一次攻关成功,炼出了超超临界转子钢,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而且炼钢成本也大大降低,只有国外进口的三分之一,长了我国炼钢产业工人的志气。

    \

    参与国家重大项目,他为国尽忠
    近年来,杨金安参与了许多关乎国家装备制造业地位和声誉的重要钢种的冶炼工作。中海油加氢项目开发生产过程中,他带领工作室成员凭借长期积累的丰富冶炼生产经验,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改进和优化操作工艺,攻克了冶炼过程中化学成分难以控制等一个个难题。

    出口伊朗的石化加氢筒节,材质要求高,锭型单重338t,他带领班组成员采用6炉钢水、多包合浇方案完成了我国迄今为止国内技术要求最高、单体重量及规格最大的石化加氢钢锭。此项成果正在申报国家工人科技进步二等奖。三年来,石化加氢钢他们总计冶炼出8000多吨,创产值1.3亿元,在同行业中独占鳌头。